首頁|滾動|國內|國際|運營|制造|監管|原創|業務|技術|報告|測試|博客|特約記者
手機|互聯網|IT|5G|光通信|LTE|云計算|芯片|電源|虛擬運營商|移動互聯網|會展
首頁 >> 業界名博 >> 正文

為什么說美國企業搬離中國是不可能的?

2019年9月27日 14:35  搜狐號  作 者:康斯坦丁

中美貿易戰在短時間內估計很難熄火,兩個超級大國或許會一直矗立在世界之林,正如漫長的封建統治、八年抗戰、文化浩劫、美國獨立戰爭、第一次、第二次世界大戰,雖然都有讓美國和中國遭遇創傷,但從國家層面來講,只要有足夠的時間,大家都能恢復元氣,事實上,正因現在中國蓬勃發展,才惹得特朗普發起 “特沒譜”的貿易戰。相比之下,企業就沒有如此強大了,特別是一些中小企業,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消失了,而一些大型企業也不得不“賭博式”地調整經營策略,有時候會轉危為安,有時候會轟然倒地。美國在過去幾個月內,分批向中國商品加征關稅,在抑制中國企業的同時,也把一些設在中國的美國企業傷害地不輕,如此傷害可以說是“誤傷”,卻也足夠致命。

存在即合理,中美之間的貿易戰,有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洗牌和產業鏈分工,我們也得以重新思考:什么才是根本價值。連續地加征關稅,連續地曝露出遭遇危機的企業,商品類型琳瑯滿目,包括嬰兒用品、鋰電池、自行車、玩具、救生設備等等,這些產品不僅是一些美國中小企業的主要產品,更是美國民眾的日常消費品,據不完全統計,因進口關稅增加,美國普通百姓的生活成本在過去幾個月內上漲超過500美元,且勢頭尚未停止。

常年深耕,美國企業已在中國生根

在上一輪的國際化分工中,美國更傾向于科技、金融、設計等高附加值產業,而把制造業甩給了亞洲,更確切地說,是甩給了中國。很長一段時間內,中國的經濟學家都痛斥如此分工不公平、窩囊:一只芭比娃娃利潤9.9美金,國內的制造業僅有2%的利潤,經常煽動大家要摒棄制造業,走向更高端,但幾輪的金融、經濟危機下來,國家管理者越來越明白制造業之于國民經濟的重要性,同時提出工業4.0、工業互聯網、中國制造2025計劃等等,況且,中國制造業在本次的貿易戰中,也扮演著重要角色。

首先,中國制造最有名的美國商品非iPhone手機莫屬,從資金流、賬務流關系上來看,iPhone的零部件成本、生產和物流成本都是需要先由代工商們墊資,等到iPhone出貨之后,再由蘋果統一向代工商們支付費用,如此邏輯之下,iPhone在本質上其實是一臺中國商品,銷售到美國同樣要繳稅。依照蘋果現在的規模和影響力,他們似乎應該有責任支持國家行為,但蘋果自己也有些自身難保,iPhone Xs系列因定價問題,銷售低迷,而最新款iPhone的前景也不樂觀,如果再考慮20%以上的關稅成本,他們的經營將面臨巨大挑戰。有鑒于此,庫克“上奏”特朗普,希望其酌情考慮,但顯然,國家決策要始終高于企業經營,不出意外地話,包括智能機、手表、iPad等電子產品,將會在12月1日增加關稅,叫天不應的蘋果,也只能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內快速出貨。據說,中國的代工商已經加緊準備,應對這一波“畸形”的小高峰,等到關稅真地來襲之時,訂單量估計會大幅度減少。

其次,在很多民生領域,一些美國企業也在中國生了根,比如西方節日期間采購的圣誕樹、圣誕老人、芭比娃娃等等,都是由中國制造的,還有Nike等服飾品牌,也離不開中國,業內人士透露,中國工廠僅用20塊的成本,就能做出一件價值600元的新款T恤杉。在美國加征關稅之后,一些關于美國中小企業的報道也見諸報端,如佩洛自行車公司,主要產品是兒童自行車,制造生產在中國完成,此前價格區間在200到600美元,但在過去幾輪加征關稅之后,他們的總成本增加,卻又找不到合理的消化方式,一方面,中國制造商利潤微薄,沒有辦法再提供相應的代工折扣,另一方面,他們又不能漲價,以確保銷售商不會選擇更便宜的品牌,如果要把生產車間撤出中國,也是非常艱難的事情,縱然是找到越南、印度等安全區,也需要花費6個月以上的時間做轉移,損失也是不可估量的,至少在目前,他們沒有辦法做如此“艱難”的決定,畢竟,中國制造的環境太過純熟。

盤根錯節,中國制造到底哪里可怕?

面對美國企業的聲討,特朗普堅稱,加征關稅對中國企業的損害大于美國企業,而且可以期待出現全球范圍的新貿易,最差的情況,也會促使美國企業重新考慮將生產從中國搬離出去。平心而論,特朗普的邏輯在宏觀上沒有問題,可以說是非常清晰,但在微觀層面,執行難度非常大,前文提到的一些中小企業根本沒有足夠的實力,熬過這段貿易戰爭,而特朗普所說的“最差的情況”,也基本不可能發生,或者說,這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維度問題,畢竟,中國制造建設產業鏈花費三十年,短期內不會土崩瓦解。

事實上,早在奧巴馬時期,喬布斯去白宮喝酒的時候,總統就要求蘋果把iPhone的制造搬回美國,幫主一口回絕,并說了一句狠話:iPhone制造業再也回不到美國了。現在,特朗普采用更加“激烈”的手段,由企業層面上升到國家層面,試圖有所突破,但全球產業鏈的建設花費大概三十年,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。具體到中國制造,雖然利潤微薄,但依舊不可或缺,而且我們在人力資源、技能培訓、設備加工、政策支持方面,都有著非常成熟的體系,更重要的則是巨大的規模效應。眾所周知,批發的價格總是低于零售的價格,中國制造雖然做不出瑞士手表或者韓國芯片,但我們在大規模量產方面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,通俗點講,中國制造做的都是“批發生意”,代工價格優勢非常明顯。

世界上總有一些不安分的人,把科技、經濟、金融、制造領域搞得動蕩不安,最頂層之間的較量,很難用“對錯”來評判,且沒有感情,只有利益,而作為普通企業和普通人,則只能擺平心態,提高實力,在面對經濟震蕩時,不至于讓自己表現得脆弱不堪。

編 輯:章芳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工信部部長苗圩:5G性能真正體現還得依靠獨立組網
精彩專題
MWC19 上海 - 智聯萬物
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
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
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两张扑克牌比大小技巧